亞洲高齡化 – 人口老化導致經濟趨緩


星展集團研究部

亞洲正在變老 由於生育率偏低與平均壽命延長,亞洲經濟正面臨人口老化的挑戰。人口成長率呈現穩定的衰退,中國、香港與新加坡等經濟體在未來的十年期都將逐漸邁入人口負成長。

人口 (勞動年齡人口)成長率逐年衰退 亞洲經濟不僅面臨人口成長遲緩,隨著嬰兒潮世代的老化,人口結構也產生改變。這可反映在扶老比,也就是65歲以上人口與勞動年齡人口(15-64)的比率上顯現。不僅此一比率正在上升,且上升的速度在未來數年內,將更明顯地加速。

扶老比呈現上升 造成這些轉變最關鍵的原因,就是在數十年前仍高的生育率,已大幅驟減。此一現象在整個亞洲各經濟體都顯現,尤其在中國,則因為一胎化政策而更為明顯。社會經濟的轉變以及生活型態的多樣化,也是造成這種趨勢的因素。

生育率下降 這個狀況將因為生育率持續衰退,以及基礎墊高而繼續惡化。事實上,包括中國、香港與新加坡等經濟體的生育率,已經跌至最低生育率(即爲維持人口數量,每一婦女需生育2名子女的比率)以下。而印度與印尼等經濟體的情況則並非如此,當地生育率雖然降低,但是由於生育率大於2,人口成長率仍然持續增加。 從扶老比可以看出,加諸在年輕世代的負擔持續增加。儘管在未來數十年內,整體扶老比將持續上升,但對於中國、新加坡與香港,則因為結構轉變而面臨更大的挑戰。

對GDP的衝擊 GDP是勞動時數與生產力的總和。因此,人口成長率減緩,代表著GDP成長也將趨緩。一般而言,高齡人口生產力也會降低。這些因素都將衝擊整體GDP表現。

人均GDP(美金) 很明顯可以看出,生育率最低的國家,都是人均GDP高於US$20,000的高所得國家。然而,人均GDP約為US$7,000的中國,也因極低的生育率所苦。「未富先老」的現象,則意味著面臨極端的挑戰。

2015 年人均GDP vs.生育率 為因應生育率下滑,中國已放棄其長期以來的一胎化政策。另一個提升勞動力使用的措施,則是提高退休年齡。拜整體科技發展所賜,人口健康狀況逐漸改善,這其實是合理的作法。 現在有句話說:「60歲世代是新的40歲世代」。開放退休年齡限制,將有助於紓解勞動力不足的壓力。例如,中國政府表示將重新審視其目前男性60歲,女性50-55歲的官方退休年齡規定;香港則在2015年將公務員退休年齡從60歲改為62歲。新加坡維持退休年齡為62-65歲,但是2017年將開放再受雇到67歲。

官方/建議退休年齡 最後,開放移民政策也可以補足低生育率。這確實是最直接與快速改變低生育率所造成之狀況的方法。另外一個因應此問題的方式,則是提高勞動生產力,這則須要仰賴科技的進步。

程度不一的衝擊 人口老化是所有亞洲國家共同面臨的挑戰,但是所受影響的程度不一。對於仍可維持一定的最終生育率的國家而言,這個問題不算嚴重。已開發經濟體的低生育率,則可因移民等政策而獲益。 對於中國而言,在大量的嬰兒潮世代人口後,生育率大幅降低,而導致偏低的人均所得造成停滯,則可能是目前面臨最嚴重的挑戰。